页面载入中...

法美“数字税”争端暂停?外媒:或推至2020年底

  2012年,刑诉法修改时,新法用一个条文进行规定,没有细化封存的操作流程,虽然在实务中,各地有出台具体意见,但标准和程序千差万别。方燕表示,之所以浙江检察院的这个《办法》备受关注,就在于《办法》规定详细,指导性强,对封存适用条件、封存范围和操作步骤、查询程序及履行附随保密义务等问题进行了详细规定,是一项有助于指导司法实践的好举措、好示范。

  探索:犯罪记录封存具体规则待细化

  当前,紧迫的现实不容忽视:有些涉罪未成年人的信息被流露后,一传十十传百,或许只是几个月的刑期,也会给一个未成年人贴上“少年犯”标签,而一个“标签”就毁了一辈子。

  弱水萍飘,莲台叶聚,卅年心事凭谁诉?剑光刀影烛摇红,禅心未许沾泥絮。  绛草凝珠,昙花隔雾,江湖儿女缘多误。前尘回首不胜情,龙争虎斗京华暮。

  “临时任务”欲罢不能写《龙虎斗京华》时,我本以为这是“趁热闹”的“临时任务”,最多写一年半载,就不会再写了,没想到欲罢不能,这一写就是三十年。“卅年心事凭谁诉”倒似是“封刀”时的作者自咏了。

  好,那就诉一诉三十年来的甘苦吧。

  武侠小说一向被排斥于“正统文艺”之外,“难登大雅之堂”。八十年代之前的大陆,更是将武侠小说列为“禁区”。我写武侠小说之后,甚至有朋友带着惋惜的口吻和我说:“唉,你怎么写起武侠小说来呢?”在这里且撇开“好”“坏”的问题不谈,因为文学意义上的好坏,是另一回事。且谈一谈“难”“易”的问题吧。其实,写武侠小说需要多方面的知识,如果认真去写,恐怕要比写“正统”的“文艺小说”更难。写以现代人为主角的文艺小说,不一定需要懂得中国的历史,写武侠小说就不行。

admin
法美“数字税”争端暂停?外媒:或推至2020年底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