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伊拉克议员:美国应赔偿伊拉克200亿美元损失

  作家总是从基本的事实出发,很多时候其实是需要具体操作过程当中,先暂时把这样一些大概念忘掉。因为一切建设都是从自己、从局部、从个别的地方开始,只有这个建设达到一定层面,你才发现,原来他跟更大的东西会连在一起,这个时候家国概念会自然产生。

  观众:现在的文化非常倾向于短频快,我还是非常喜欢严肃文学。我读了很多严肃文学之后发现很多共同点,不管对于时代背景描写,还是小人物描写底色都是乡愁,一个人一定从一片土地走出来的,身上带有这片土地影子。现在城市流动这么频繁,每个人很难说出自己的故乡,只能说出自己故乡是城市,就引申出了一种城市文学,您认为城市文学接下来将迎来怎么样的发展?

  阿来:中国过去读乡村,因为中国确实没有太发达的城市,这个是地理环境决定。昨天下午我还在跟一帮法国人在一起,他们说到乡村文学就很陌生,大家想想巴尔扎克写的是城市,没写农村,而且跟我们隔了一百年以上了。左拉写的什么,雨果写的什么,都是写的当时世界最大城市巴黎的生活。城市文学随着世界文学发展早就有了,马克吐温写的纽约生活,为什么菲兹杰拉德写出来《了不起的盖茨比》,所以其实还是对文学本质的理解。

  “他码字的手指搭着这个时代的脉搏,也在浮躁的轰鸣中指向严肃与深刻。”读完《慈悲与玫瑰》,钱江晚报记者马正心如此评价熊培云。

  而在这个弥漫着玫瑰花香的歌吟之夜,我们在时空连线的屏幕里看到了另一个熊培云,那个在牛津的草地里拍摄鸟飞,在隆冬的雪地上溯风漫行,既令思绪穿行于历史的隧道,在意义世界里不懈追寻的同时,又不忘行吟歌唱腼腆呆萌的诗人熊培云。

  当天的特邀嘉宾、国内知名音乐家影子与莫西子诗各自为到场观众奉献了精彩演出。尤其莫西子诗与熊培云,二人的淳朴诗性,遥想感应。

admin
伊拉克议员:美国应赔偿伊拉克200亿美元损失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