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本次疫情比SARS更严重?来看看最新的数据分析

  当然他很快就会知道这是为什么:普京已经第一时间承诺“会挨个找辞职的阁员们好好谈谈”。

  与此同时,普京宣布接受梅德韦杰夫内阁的总辞,并对其“长期出色的工作”表示感谢。

  其后,普京表示,他打算增设俄联邦安全会议副主席一职,并提议梅德韦杰夫出任此职。

  然而内部调查结束之后,瑞典学院表示不会对阿尔诺及其妻子采取法律行动。加上调查过程中遭遇的诸多问题,3名学院成员愤而出走。

  路透社称,出走者之一奥斯特格伦表示,瑞典学院长期以来都存在严重问题,现在还把问题模糊处理,“这是对学院创始人和赞助人的背叛”。另一名出走者埃斯普马克称,自己在学院工作36年,其中担任诺贝尔委员会主席17年,但学院把私情置于责任和清廉之前,这种情况让他无法再工作下去。法新社称,瑞典国王和诺贝尔奖基金会理事长对这3人的辞职表达关切。《每日新闻》称,此事对瑞典学院的声誉来说是场灾难。

  瑞典学院成立于1786年,该学院有18名成员,皆为终身制。由于该机构并没有辞职的相关规定,因此即使有成员退出,其席位也仍然被保留,直至该成员去世后才有新人递补。理论上,宣布退出的3名成员没法真正地“辞职”,但可以拒绝出席该机构的会议。此前已经有两名成员因其他原因辞职。如果辞职风波愈演愈烈,或将难以凑够选举新成员所需的12人小组,影响诺贝尔文学奖的评选。学院表示,如果真的发生这种情况的话,可能采取简单多数原则,即由8人小组选举新成员。瑞典学院也将重新审视内部规定,以便成员可以辞职以及被替代。

  原标题:处理性侵不当,瑞典学院辞职风波令诺贝尔文学奖评选陷窘境

admin
本次疫情比SARS更严重?来看看最新的数据分析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