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毕啸南对谈春晓刘少华:人生三四十,开始像模像样的焦虑

  中国画与油画风格迥异

  展览还特意在梵蒂冈博物馆的藏品中选择了表现同一主题的油画与中国画对应展出。比如《逃往埃及图》描绘的是圣家庭(圣约瑟、圣母玛利亚和圣婴耶稣)从伯利恒起身逃往埃及的情形。一家人正在逃离罗马人任命的犹太国王希律大帝的魔掌,希律大帝因害怕耶稣最终会危及他的统治,因此想要取其性命。同题的中国画由任懿芳所绘,图中的圣母身披红色长衫,颇似中国画中昭君出塞的形象,圣母怀抱圣婴骑在一头毛驴上,而圣约瑟则在一旁牵驴引路,他的衣着打扮颇像《水浒传》中的林冲。而一旁的另一幅西方油画《逃往埃及图》则风格迥异,它由意大利画家费德里科·菲奥里所绘,描绘的是圣母、圣子和圣约瑟因逃往埃及路途艰辛而疲惫不堪,在一棵棕榈树下驻足小憩的情形。风格迥异的两幅画摆在一起,对比欣赏,格外有趣。

  观展·看点

  郎世宁

  井陉拉花的音乐为独立乐种。既有河北吹歌的韵味,又有民歌、民间曲牌和戏曲曲牌的音调,还不乏浓厚的寺庙音乐和宫廷音乐的色彩,它的曲牌约有十几首,如“万年欢”、“春夏秋冬”、“爬山虎”、“小儿番”、“粉红莲”、“雁南飞”、“摸”、“八板”等曲牌,“八板”这个曲牌被各村拉花普遍使用,艺人称“踩着八板扭拉花。”拉花“的音乐调式多为”宫“、”徽“、”羽“调,多为 2/4或4/4的中速节奏,特色伴奏乐器有掌锣等。它古朴典雅、清爽动听、深沉美妙、刚健稳重,其风格特征是刚而不野、柔而不糜、华而不浮、悲而不泣,突出特点是节奏鲜明。与拉花舞蹈的沉稳、含蓄、刚健、豪迈风格交相辉映,乐舞融合,浑然一体,现代的井陉拉花,既保持了传统风格,又有鲜明的时代气息。阵容庞大时,气势恢宏。队伍精炼时,特点突出。舞蹈语言多姿多彩,音乐旋律扣人心弦,更具情感容量和艺术张力。

  过去水平高的拉花乐队不仅服务于舞蹈,而且也独立地作为特定寺庙的“朝拜神乐”使用,而“拉花”的内容或欢或悲、或愁或喜,均采用一成不变的音乐,和谐中不无不和谐。有些村的拉花就是先从这个寺庙学会音乐,再从另一个地方学会舞蹈,最后合在一起的。所以,拉花的音乐和舞蹈并非并存并现的。这一点恰与《正定府志》中所述相吻合:“古者,舞不与歌奏同时”,“今文庙之舞与歌奏合一。故乐一奏,而声容兼备焉。”可见,作为参加民间祭祀活动的“拉花”音乐也很可能是“舞与歌奏合一”后形成的特定音乐。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毕啸南对谈春晓刘少华:人生三四十,开始像模像样的焦虑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